2019年11月21日 星期四

东莞凭什么第一?人大国发院聂辉华教授揭秘中国城市政商关系排行榜!

来源:广州日报 2019-10-31 22:24:50 记者:汪万里 卢政 杨洪权

10月30日,“国家高端智库”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(简称人大国发院)发布《中国城市政商关系排行榜(2018)》,对全国292个地级以上城市的政商关系进行全面评价。数据显示,东莞政商关系健康指数连续两年排名全国第一。

今天下午,人大国发院课题组负责人聂辉华教授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透露,去年首次发布排行榜后,10多个城市来电话来人找他们,或表达不满,或邀请去走一走。为了避嫌,课题组的四个成员一个地方也没去,就是希望这份排行榜是公平公正的。

对于东莞连续两年排名全国第一,聂辉华教授说,这说明东莞的营商环境好,而且东莞不是副省级城市,这个意义就特别重要。因为一般大家都认为北上广深不错,但是没有想到东莞其实很好。未来,东莞可以在政府的廉洁度和对企业的关心方面继续提高。

东莞政商关系健康总指数全国第一

近年来,以“放管服”为主要内容的优化营商环境工作已经成为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。从2013到2019年,连续7年每年第一次国务院常务会议的主题均与营商环境有关。在此背景下,人大国发院连续两年发布《中国城市政商关系排行榜》。

根据最新发布的《中国城市政商关系排行榜(2018)》,位居政商关系健康总指数前10名的城市分别是:东莞、深圳、南京、上海、中山、厦门、北京、济南和佛山。东莞的政商关系健康指数连续两年排名全国第一。

按各省得分比较,上海排名第一,北京第二,天津第三;在普通省份中,浙江排名第一,江苏、广东排名靠前。从排行榜可见,按城市级别比较,重点城市前五名城市为:深圳、南京、上海、北京和厦门;普通城市前五名为:东莞、中山、佛山、珠海和无锡。

在亲近指数方面,前五名为:东莞、深圳、南京、中山、上海。按省份来看,上海、北京和天津位居前三。各省人均GDP、电子政务水平与亲近指数呈显著正相关关系。在清白指数方面,前五名是:东营、潍坊、林芝、济宁、广州。

在亲近指数和清白指数均衡发展方面,北京的政商关系均衡度名列全国第一。天津、嘉兴、武汉和银川等城市位居前列。

■访谈:做这份排行榜完全是出于公心

聂辉华是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、政企关系研究中心主任,经济学院教授,入选中组部首批青年拔尖人才计划、教育部青年长江学者项目。他是《中国城市政商关系排行榜》课题组负责人。10月31日下午,记者电话采访了聂辉华教授。

广州日报:聂教授,您好。《中国城市政商关系排行榜(2018)》是如何排出来的?依据是什么?

聂辉华:我们有一份中国城市政商关系健康指数评价指标体系,包括“亲近”和“清白”两个方面。“亲近”又包括三个一级指标,政府对企业的关心占10%的权重,政府对企业的服务占40%,企业的税费负担占10%。“清白”包括两个一级指标,一个是政府廉洁度占10%,一个是政府透明度占30%。

这五个一级指标加在一起就是100%,所以它既有亲近的部分,又有清白的部分,简单地说一个是政府对企业的服务,一个是政府的廉洁程度。然后,每个一级指标又分成若干个二级指标和三级指标,把这些指标按照一定的权重加权之后算出来的分数进行标准化,那么在某个指标上最高分的就是100分,其他城市如果是80分,就等于是和100分有20分的差距,它反映的是一个相对距离。

广州日报:那东莞连续两年排在榜单第一位,这些指标参考的数据来源是哪里?

聂辉华:我们的数据有几种来源:一个是官方的统计年鉴;一个是第三方的评估数据,如第三方机构对某个政府电子政务的信息透明度、财政透明度的评估;第三种数据来源是我们自己手工采集的,或者用网络爬虫抓取的。

我们课题组用各种方法找数据。比如说,我们会看百度地图,东莞城区有多少银行?有多少会计师事务所?有多少律师事务所?我们都要算。另外我们还有个指标,比较特殊,用各个地方食品安全许可证的代办价格来度量腐败程度。我们找了很多访问员,一个地方一个地方打电话问。我们问到价格之后,我们会根据当地的最低工资来衡量。

广州日报:东莞连续两年排在榜单第一位,这意味着东莞的营商环境特别好,对吗?

聂辉华:对,这说明东莞的营商环境好,而且东莞不是副省级城市,这个意义就特别重要。因为一般大家都认为北上广深不错,但是没有想到东莞其实很好。这也不难理解,因为北上广深本来的排名也很高,比如说深圳去年是第二,今年还是第二。

有人认为深圳就应该排第一,我说这不能说谁就必须排第一,根据指标体系,算出来是多少就是多少,我们并没有做任何调整,我也不可能针对某个城市去调整,这肯定是没法弄的。深圳没有排到第一,很可能原因是因为它城市规模比较大,所以企业得到服务的时候,可达性就不如小城市强。大城市跑一趟几个小时,小城市服务可能更迅速、更便捷。

而且,深圳企业那么多,一个领导不可能关心到所有企业,所以,从企业的感受来讲,你深圳很难说就必须是第一。

广州日报:这个排行榜出来后,有城市找你们表达不满吗?

聂辉华:有啊,去年我们搞了发布会,影响比较大,有十几个地方就来找我们,有的是来电话,意思是下次要把他们排高一点;有的是来人,来人最麻烦,我们挡都挡不住。来了之后,有的委婉地说,排行榜有的地方可能不合理、不全面。可是没有一个排行榜是全面的啊。然后,他们又会说,我们有的地方做得不错,你没有涵盖在里面,意思就是你这个排行榜有不足。这个我们一般也认可,因为不可能完美。

还有人来了后委婉地说,你看我们做了很多事情,希望你去看一看,意思就是明年你排的时候希望能够考虑一下我们的成绩。有很多地方热情邀请我们去,但我们都没有去。像东莞,我可以向你保证,我们课题组四个成员没有一个到过东莞。我们排这个榜完全是出于公心。东莞的市领导去年到我们学校,我也避嫌没有见,如果我跟你见面了,到时候人家说不定说咱俩关系好,才把你排第一,这对东莞不好。

广州日报:那你们课题组四个成员去年一整年不是都没法出去讲课了?

聂辉华:是啊,去年一年我们课题组的基本上就没有去外地讲过课。本来是讲课应得的费用,但人家可以说这是利益输送,你怎么说得清楚?所以,我们就没有讲这方面的课,就怕人家说你拿人家钱,把排名抬高。实在有一些推不开的讲课,那讲的也都是跟排行榜没有任何关系的。

所以,政府邀请我们去讲课,我们都会尽量避嫌。我也理解他们的好意,人家说的是,我们这地方做得不错,你来看一看,人家也没有向我施加压力。但是我们自己觉得会有隐性的压力,所以我们一般都不会去。

广州日报:如果都不去一些重点城市现场走访、考察一下,对这个排行榜的准确性会不会有影响?

聂辉华:我们这个团队这么多年一直在做营商环境研究,肯定不是说哪天突然就要做这个排行榜。在做这个排行榜前,我们已经去走访过很多城市。我们平时也会打电话给很多企业家,不一定非要到某个地方去。

像去年我们的排行榜发布后,我们找了一个全国性的大公司,他们在各地都有分支机构。我们制定了统一的问卷,让他的分支机构的负责人帮我们填。我们根据他们的反馈,发现他们填的情况跟我们掌握的情况大体上是相当的。

广州日报:对于东莞的营商环境有什么建议,能使东莞将来做得更好,走得更远?

聂辉华:东莞分数最高的是政府对企业的服务,是100分;但政府对企业的关心这块分数还不是特别高,这方面还有改善的空间。比如说市领导可以多去企业调研,多跟企业家座谈,有助改善政商关系。

此前我们在其他地方调研的时候发现,工商联的一些常委说他一年到头都见不到市政府的主要领导,有意见没地方表达。很多时候其实企业家如果有渠道表达意见的话,就不会有那么多怨言。所以这个指标很重要,不是我们瞎想出来的。

市领导去企业,我们算的是次数。市领导不能光去大企业,以后我们还要发展一个指标,看市领导去了多少民营企业,这也是民营企业家建议的。所以,我们这些指标都是有理论基础也有现实含义的,不是随便想拍脑袋想出来的。

广州日报全媒体文字记者:汪万里

广州日报全媒体图片记者:卢政

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:杨洪权

责任编辑:黄钧波

关键词:
版权声明:
• 凡注明“东莞时间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。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
•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即与时间网联系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
邮箱: (请将#替换成@) 处理时间:9:00—17:00
欢乐生肖官方网站 快乐飞艇如何购买 快乐飞艇怎么样稳赚 快乐赛车单双计算方法 欧洲快乐赛车计划 快乐飞艇app 安徽快3 湖北快3走势 快乐赛车app下载 快乐飞艇玩法规则